翻译公司

ŵ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信息中心 > 专业服务

昆明翻译公司分享一个翻译理论

昆明译诺翻译公司今天跟大家分享关于一个翻译理论。

“重神似不重形似”这是在讨论翻译问题时常说的一句话。

最初提出这个观点的不是别人,而是傅雷。1951年,他在“《高老头》重译本序”一文中写道:“以效果而论,翻译应当像临画一样,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。”

傅雷是一位勤奋的译者。他研究法国文学,翻译的作品达三十余种,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的《人间喜剧》和罗曼罗兰的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。为向中国读者介绍法国文学,他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
傅雷是一位严肃的译者。他热爱文艺,不愿作损害艺术品的事。他说:“想译一部喜欢的作品要读到四遍五遍,才能把情节、故事,记得烂熟,分析彻底,人物历历如在目前,隐藏在字里行间的微言大义也能慢慢琢磨出来。但做了这些功夫是不是翻译的条件就具备了呢?不。因为翻译作品不仅仅在于了解与体会,还需要进一步把我所了解的,体会的,又忠实又动人的表达出来。”

他对译文精益求精。《老实人》的译文前后改过八次。他不满足于自己已出的译本,有些书还要重译,出新的译本。包括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这样的长篇巨著,他都重新译过。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作为一个译者的责任感。

傅雷是一位有见地的翻译家。他认为“翻译重在实践”,然而他在中西语言对比,译者治学之道等方面也都有精辟的见解,对发展我国的翻译理论更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他说:“谈到翻译,我觉得最难应付的倒是原文中最简单最明白而最短的句子。例如Elle est charmante=She is charming,读一二个月英法文的人都懂,可是译成中文,要传达原文的语气,使中文里也有同样的情调,气氛,在我简直办不到。而往往这一类的句子,对原文上下文极有关系,传达不出这一点,上下文的神气全走掉了。……长句并非不困难,但难的不在于传神,而在于重心的安排。长句中往往只有极短的一句simple sentence,中间夹人三四个副句,而副句中又有participle的副句。在译文中统统拆了开来,往往宾主不分,轻重全失。为了保持原文的重心,有时不得不把副句抽出先放在头上,到末了再译那句短的正句。”

他说:“我们在翻译的时候,通常是胆子太小,迁就原文字面,原文句法的时候太多。要避免这些,第一要精读熟读原文,把原文的意义,神韵全部抓握住了,才能放大胆子。”

他说:“两国文字词类的不同,句法构造的不同,文法与习惯的不同,修辞格律的不同,俗语的不同,即反映民族思想方式的不同,感觉深浅的不同,观点角度的不同,风俗传统信仰的不同,社会背景的不同,表现方法的不同。以甲国文字传达乙国文字所包涵的那些特点,必须像伯乐相马,要‘得其精而忘其粗,在其内而忘其外’。而即使是最优秀的译文,其韵味较之原文仍不免过或不及。翻译时只能尽量缩短这个距离,过则求其勿太过,不及则求其勿过于不及。……理想的译文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写作。那么原文的意义与精神,译文的流畅与完整,都可以兼筹并顾,不至于再有以辞害意,或以意害辞的弊病了。”

关于“神似”,他说:“传神云云,谈何容易!年岁经验愈增,对原作体会愈增,而传神愈感不足。领悟为一事,用中文表达为又一事。况东方人与西方人之思想方式有基本分歧,我人重综合,重归纳,重暗示,重含蓄;西方人则重分析,细微曲折,挖掘唯恐不尽,描写唯恐不周:此两种mentalité殊难彼此融洽交流。……愚对译事看法实甚简单:重神似不重形似;译文必须为纯粹之中文,无生硬拗口之病;又须能朗朗上口,求音节和谐,至节奏与tempo,当然以原作为依归。

(摘自庄绎传《英汉翻译简明教程》)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7-10-27 17:04:11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公司新闻|在线留言|专业服务|在线反馈|友情链接|站内搜索|网站地图 |